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行业动态>教育出版在变化中寻求生机
教育出版在变化中寻求生机
发布时间:2015-04-20 点击数:286

/张桂婷

编者按:根据开卷2014年图书零售市场报告,教材教辅销售码洋仍位居实体书店渠道销量第一把交椅的位置,码洋比重占到了25.5%,而在全国近600家出版社中,有80%的出版社涉足教育出版板块,全国教育出版市场规模约为400亿元,教辅出版为整个出版行业带来了60%的利润,可见教育出版已成为出版机构获取市场份额不可回避的一环,更是众多出版机构得以发展的命脉所在。经历了过去一年过山车一般的考验,众多教育类出版社纷纷转变思路,以新的姿态来迎接未知的挑战。

在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简称外研社)教辅分社社长张志纯眼里,2014年教育出版是充满变革的一年,特别是招生考试制度变革对教育出版领域带来的搅动。“整个回顾下来,2014年教育出版领域还是蛮热闹的一年,尤其是英语学科,年初公众人物对英语学科产生了质疑,这些质疑给出版、培训等业务带来一系列的负面影响,感觉像入了冬一样。直到年末,国家教育部对英语的学习给出了不削弱反而更重视的新提法后,英语出版才逐渐回暖。”2014年一年过山车般的变化,让从事教育出版多年的张志纯有些措手不及。

的确,在线教育的火爆、高考改革的搅动、职业教育的强化等变化,让教育出版机构感受到了强大的冲击波,而市场极具变化的态势,又是出版机构抢占市场的好时机。

内容为先以不变应万变

无论外界发生多大的变化,内容依然是教育出版机构谋求发展的根本。正如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简称理工社)副社长张文峰所言,内容质量,是教育出版的根基,脱离了质量管理的教材出版,必将面临市场的淘汰。

人民教育出版社(简称人教社)作为中国最大的教育图书出版机构,教材一直是其出版核心。人教社社长殷忠民将2014年看成是其发展的“质量年”,不仅从全面提升产品、管理和服务质量上,还从员工责任意识方面,都进行了严格的管控。2015年,该社将在教材出版细节方面,倾注更多精力。如认真做好义务教育教材各环节的工作;做好高中教材修订前的调研及实验总结工作,以及高中课程标准的修订出版工作。在拓展教材市场方面,举全社之力做好教材选用、培训和服务工作;做好德育、语文和历史三科部编教材起始年级的出版工作,以及体育运动学校初中阶段思想品德、语文、数学、英语等教材后续年级的编写、送审和出版工作。

南京大学出版社(简称南大社)的教育出版主要集中在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教材教辅的出版上,尤其是高校教材。2014年,南大社依托南京大学作为研究型大学的优势,打破传统的教材编写套路,注重引进欧美一流大学的教材编撰理念,策划了“大学研究型课程专业系列教材”,已经推出了中国语言文学类和历史学类。在维护现有基础课教材的同时,南大社还积极拓展专业性强,甚至看起来有点小众的专业教材,比如“小学师范教材系列”,以及《行为改变技术》《特殊儿童教育诊断与评估》等,专门针对学习特殊儿童教育的师范生。

在职业教育出版领域,一度面临教材编写与出版质量良莠不齐的局面,随着职业教育改革的推进和深入,质量已经成为职业教育教材出版的分水岭。张文峰认为,不能在质量上取胜的出版机构将逐渐淡出,而只有始终重视并保障质量的出版机构才能得以继续更好地发展。职业教育是理工社特色发展领域,2014年度理工社职业教育教材销售码洋近2亿元,同比增长近10%

目前该社已经形成了机电、汽车、信息、电子等多个专业领域的出版板块,很多产品成为国家级、部委级规划教材、精品教材。

转变角色快速适应变化

在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及时调整果断出击成为谋求发展的杀手锏。这一点上,外研社算得上众多出版机构转型发展的楷模。

随着教辅新政的出台,外研社果断进入教辅出版领域。2013年其教辅分社突破1.78亿元码洋,20144.77亿元,同比多增长一倍。除了增加规模外,发展教辅还是外研社战略布局的重要一环。外研社社长蔡剑锋曾坦言,进军和深入教辅领域,作为一场多学科“垦荒行动”、对市场迅速反应的“渗透行动”、直达终端读者的“契约式服务”,很好地完

善了外研社教育出版业务链,反哺了外研社由内容提供向教育服务转型的战略布局,也为全面教育解决方案提供多元的内容资源基础。

外研社教辅分社的产品结构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全学科教辅,另一个是英语专项教辅。张志纯透露,2015年,继续推出全学科高考教辅产品,在英语专项教辅出版方面会有一个较大的动作,即教辅分社策划了一个重大品牌--“外研英语”,该品牌是教辅分社自主研发的。在整个“外研英语”品牌战略部署下,2015年重点突出“进阶特训”系列。该产品的问世,主要基于与高考改革和新课标变化的大环境下产生的,英语学习逐渐从语法教育向语用教育方向转变,在这样的背景下,今后的考试都会向这方面靠拢,即从应试教学回归到学习语言本身。

在教育出版环境的风云变化下,除了外研社,一些出版机构通过产业链延伸,努力实现教育出版商向教育内容信息服务商的转变。江苏教育出版社总编辑王瑞书表示,2015年,该社将通过与民营资本合作,开展线上线下各类培训;打造校本课程开发平台开展个性化教学服务;汇集高端资源,建立教育智库,为教育界提供多层面、多维度的专家咨询和课题解决方案。

合作共进 谋取更大发展

合作的根本目的是协同创新,优势互补,达到双赢的格局。南大社所制定的合作模式针对性强,让合作双方都能在长期实践中取长补短,共同进步,以实现互惠共荣的最终目标。在与优秀民营企业的合作中,南大社把合作出版的图书纳入自身科学的质量管理、编辑流程、人才培养等综合出版体系中,在优化出版质量的同时,提升了民营企业员工的业务能力和综合素质。与出版集团的合作模式体现为强强联手,协同创新,利用出版集团的资本实力和渠道优势,更多地接触市场,分析市场,了解市场。与同行业大学出版社以及各大高校的合作亮点在于充分发挥各个知名院校的资源、学科优势,资源互补、学科互补,在整合出版资源、做好服务工作的同时,开展经常性的学术交流,辅助学校完成教材和教学改革,量身打造体现学校特色的学术品牌,促进校际之间的学术文化交流。

对于外研社而言,与优质民营教辅力量合作成为其打开教辅市场的一把密匙。基于“强强联合”、“借力借势”的定位,外研社先后与金战系列、理想树、长喜英语、沸腾英语等著名教辅品牌建立战略合作,打造了“国企民企”、“名企名师”的强策划“样板间”,保障了外研教辅图书品质跃升国内一线。“搭好台,唱大戏,合作伙伴对我们的认可

和信心,是图书品牌焕然一新的必要条件。”在蔡剑锋看来,2015年,外研人还会像新兵战士,讲品质与品牌,讲合作与共赢,讲效率与质量。

数字出版未来近在咫尺

数字化已成为教育出版机构发展的大势所趋,而机遇从来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目前,国内很多出版集团、教育社、专业社,以及民营出版公司都在积极探索教育数字出版和在线教育领域。

凤凰出版传媒集团目前在教育数字出版领域颇有成效,成为为数不多的盈利集团之一,该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学科网目前已有回报,在线教育将成为其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2015年该集团还将在在线教育领域投入资金进行开发。工具书是教育出版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工具书出版重镇的商务印书馆,近几年在数字出版领域进行了较大的发展布局,其中数据库是其发展数字出版的重要方向。“精品工具书数据库”是其研制出版的权威、专业、创新的在线工具书查考与知识学习数字平台。该数据库遴选商务印书馆100余种现代精品中外文工具书,涵盖字典、词典、成语词典、语典、专科词典等多类型词汇,融汇语言、文字文化、百科等知识。在医学数字教育领域,人民卫生出版社开始了专业数字教材的开发,2015年,该社还针对不同教育领域,力争实现医学数字教材的全面推进。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2015—3—15

Copyright © 河南天星教育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豫B2-20130009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